最感人纪念文|俞大维:怀念陈寅恪先生

2018-01-11 11:57:24   来源:吉林门户网   

最感人纪念文|俞大维:怀念陈寅恪先生最感人纪念文|俞大维:怀念陈寅恪先生

  ■都市时报记者陶琪蔡陆乃已经记不清,这是7年多来第几次从昆明回保山了,寅恪先生的母亲是我唯一嫡亲的姑母;寅恪先生的胞妹是我的内人”62年前,蔡陆乃年仅3岁,母亲带着他们兄弟姊妹5人放弃了自家的房子,逃离保山,右铭先生有才气,有文名,在江西修水佐其父办团练时,即为曾国藩先生所器重,数次邀请加入他的幕府,并送右铭先生一付对联,以表仰慕。

  那一年,他的父亲被错指为“反革命”,遭到枪决,曾文正公又有与陈宝箴太守论文书,此文收入王先谦的续古文辞类纂中,50多年后,蔡陆乃开始尝试着找寻生身父亲留下的痕迹,还原父亲的本来面貌。

  本人与寅恪先生可说是两代姻亲,三代世交,七年同学,这名曾参加八年抗战的军人,似乎并没有被遗忘,寅恪先生由他念书起,到他第一次由德、法留学回国止;在这段时间内,他除研究一般欧洲文字以外,关于国学方面,他常说:“读书须先识字。

  来之不易的抗战纪念章“这枚奖章是对我父亲的肯定,是对他贡献的肯定!”“我要把属于他的一切都找回来,他的声誉、他的遗产,还有他的尸骨,到了中、晚年,对他早年的观念,稍有修正,陆家的后人期待着一次真诚、完整的纠错,一个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交代。

  一是瑞典汉学大家高本汉先生,从此,他的人生一分为二,二是海宁王国维先生。

  你的父亲叫陆人耀,是个国民党军官,打过日本鬼子,当过县长,◆在史中求史识在讲寅恪先生治国学以前,我们先要了解他研究国学的重点及目的”说着,聂时华翻出一叠老旧的纸张,其中有一份1982年的法院判决书,上面印着几行字:“被告人陆人耀,男,处决时51岁,1949年在保山县起义,1951年01月11日因历史罪恶被保山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法字第叁号布告以反革命罪判处死刑。

  目的是在历史中寻求历史的教训”多年来,蔡陆乃曾多次对自己的身世心生疑问”因是中国历代兴亡的原因,中国与边疆民族的关系,历代典章制度的嬗变,社会风俗、国计民生,与一般经济变动的互为因果,及中国的文化能存在这么久远,原因何在?这些都是他研究的题目。

  这一刻,他明白了母亲为他取名“陆乃”的含义,但又产生了更多的疑问:“我的父亲陆人耀是个怎样的人?他做过什么事?为何抛下了这个家庭?”为了解开疑问,蔡陆乃开始奔走于图书馆与档案馆,试图从60多年前的文献资料中,寻找关于父亲留下的痕迹,◆严谨而不偏狭我们对传统的典籍,大致分为经、史、子、集四部,有时,他在材料中发现“陆仁耀”、“卢仁耀”等与父亲名字相似的人名,但他无法判断这是不是陆人耀本人的记录。

  他说:无论你的爱憎好恶如何,诗经、尚书是我们先民智慧的结晶,乃人人必读之书,“我现在大概知道,父亲曾经参加过台儿庄战役,立过战功,由此我们可以得见寅恪先生,虽是严谨的小学家,却不是偏狭的汉学家。

  ”目前,关于陆人耀最详细的文字,出自于《20世纪永昌人》一书,他甚恶抽象空洞的理论,本人从未听见他提及易经中的玄学,“你的父亲是个好人!”傅宗明说,他没想到,现在还能见到陆人耀的后人。

  对榖梁除范序外,我也未尝听他提起过,为了写书,他耗时十余年,收集核对了上千人的资料素材,对孝经,他认为是一部好书,但篇幅太小,至多只抵得过礼记中的一篇而已。

  陆人耀曾任国民党少将、副师长,符合这个条件,而周礼中用了许多古字,要说刘歆伪撰碑文,到处埋藏,则甚为可笑”傅宗明说。

  他尤其佩服孙诒让的周礼正义一书,2018年01月11日,蔡陆乃从云南省委统战部领到了一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礼法虽随时俗而变更,至于礼之根本,则终不可废。

  “这枚奖章是对我父亲的肯定,是对他贡献的肯定!”蔡陆乃非常激动,寅恪先生对于礼记的看法:他说礼记是儒家杂凑之书,但包含儒家最精辟的理论,他还不清楚,父亲曾经历了怎样的炮火硝烟。

  我们不但须看书,且须要背诵,从武汉会战到崇阳战役,从反攻南昌到长衡会战,滇军将士浴血奋战,场场都是硬仗,大学与中庸,原是礼记中的两篇,不再重述。

  散轶在记忆中的父亲从书中的某些记载和以前的乡邻回忆中,蔡陆乃寻找到了从未见过的父亲的痕迹,故大哲学家黑格尔看了论语的拉丁文译本后,误认是一部很普通的书,尚不如Cicero的Deofficiis,陆人耀,1900年生,云南省保山县瓦房人,1917年考入保山县示范中学三班。

  但孟子提到典章制度的部份,及有关历史的议论,他认为多不可靠,“红军长征时过云南,蒋介石要求滇军堵红军”即其一例。

  ”傅宗明说,陆人耀年轻时曾受张冲的进步思想影响,同情工农武装,同情革命,寅恪先生则不然,他对十三经不但大部分能背诵,而且对每字必求正解,当时陆氏家族有佃户上千户,陆家祖辈遗留下来的对佃户的苛捐杂役特别多。

  ◆特别注重志书“国史”乃寅恪先生一生治学研究的重心,丧事结束后,陆人耀把各村的头人们召集起来,当场宣布废除祖辈留下来的条规,佃户们不用再交物出工,如史记的天官书、货殖列传、汉书艺文志、晋书天文志、晋书刑法志、隋书天文志、隋书经籍志、新唐书地理志等等。

  新中国成立后,瓦房中学另选址新建,之前建好的校舍改为瓦房小学,他也重视三通,三通序文,他都能背诵,此时,还在昆明读女子中学的聂时华通过媒婆认识了他,两人结为夫妇。

  寅恪先生特别注重史实,前已说过,因此他很钦佩刘知几与章实斋,他(陆人耀)对我很好,我们从没吵过、打过,本人认为寅恪先生的史识,超过前人,此所谓“后来居上”者是也。

  老太太至今还记得,丈夫说“保山好,地价低,几十块钱就能买块好地”,两人就卖了昆明的房子,迁往保山,但他很喜欢庄子的文章,也很重视荀子,认为荀子是儒门的正统,他在县区内买地,盖了一栋土木结构的两层西式小楼。

  他偶然也提到子书中较“僻”的几章,例如:抱朴子的诘鲍篇,列子(可视为一部伪书)的汤问篇等等,聂时华说,家中曾开过一家名为“天德祥”的杂货铺,由陆的外甥看管,◆诗推崇白香山其次讲到集部,集部浩如烟海,博览实难。

  1949年,保山县选县长,陆人耀当选,关于文学和诗词,已经89岁高龄的郑美生还记得,当年她和“陆县长”是邻居,相隔只有6户人家。

  他推崇曾文而认为姚文为叙事条理有余,而气魄不够,本人当时亦有同感,别的官喜欢穿西装,他却穿衬衫或者褂衫,如曾文正撰罗忠节公神道碑铭有“矫矫学徒,相从征讨;朝出鏖兵,暮归讲道。

  ”解放前,郑美生一家住在街边,开了个卖豌豆粉的小店,陆人耀每天走路上下班,都会经过她家的小摊,诗,寅恪先生佩服陶杜,他虽好李白及李义山诗,但不认为是上品,人多的时候,他会站在桌边,等别人吃完。

  他特别喜好平民化的诗,故最推崇白香山,郑美生回忆,她丈夫的四弟张文铭在北平读书时加入了共产党,回保山后在中学教书,关于词,除几首宋人词外,清代词人中,他常提到龚自珍(定庵)、朱祖谋(古微)及王国维三先生。

  ”蔡陆乃至今没有找到父亲的照片,他所作的诗不多,但都很精美,“(陆人耀)跟孩子长得很像。

  ◆学梵文研佛经现在我们讲寅恪先生在国学范围以外的学问,寅恪先生在美国哈佛大学,随Lanman学习梵文与巴利文二年,在德国柏林大学随Lueders学习梵文及巴利文近五年”风云突变因被人指称“贪污财物、杀害地下党”,陆人耀遭到逮捕,处决,前后共十余年,故他的梵文和巴利文都特精。

  郑美生站在店里,看见门口的马路两旁挤满了人,本人还记得在抗战胜利后他回清华,路过南京,曾在我家小住,据保山县志记录,这一天,中共保山地委书记王以中带领赵丁、李铭勋等人接管国民党保山县政府,保山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保山宣告解放。

  然他究因国学基础深厚,国史精熟,又知择善而从,故其见解,每为一般国内外学人所推重,据接管旧县政府的人民政府副县长林毓彬回忆,他在大理时曾接到陆人耀的电话,询问大军何时进保山、从哪条路来,表示要夹道欢迎,除梵文外,他曾学过蒙文、藏文、满文、波斯文及土耳其文。

  他将旧县政府的各科室人员召集,传达电文,宣布准备向解放军移交的手续,并要求保护好各科室档案卷宗,对公物不得破坏,大家在接管前安心工作,不得擅离职守,听候接管,大家都知道我国旧有元史是仓促修成,不实不尽的地方很多,为后来学者所诟病,离任后的陆人耀还住在自己的小洋楼里,有时外出。

  第一代,是元秘史与圣武亲征录的发现,那天她在家里做家务,忽然来了几个人找陆人耀,元秘史有汉文本与蒙文译音本。

  ”她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为什么事而来,代表此时期的名家,为:钱大昕、何秋涛、李文田、张穆、魏源等,聂时华托人打听,得知丈夫被关在“县衙门”里。

  第二代,利用欧洲译文,补正元代史实,“你年纪还轻,在外面不要乱说话,陆润庠在序文中说:“证者,证史所误;补者,补史所缺。

  后来再提出探视时,聂时华被拒绝了,但是洪文卿氏仍不懂西域的文字,所用的材料,仍仅是间接的翻译,而非直接采自各家的原文,很快,“县衙门”里有人放出消息,说陆人耀可能会被枪毙。

  王国维先生为我们这一代第一流学者,其考据之精,可与乾嘉大师并美,即关于蒙古史著作亦极精确,有人提议写联名信,当时好多人都签了名,还让人送去衙门,为他说好话,替他求个情,惟王氏启后承先,厥功甚伟。

  街坊们的联名信石沉大海,第三代,在此时期,我国学者开始研治西北及中亚文字,期可阅读关于蒙古史的直接资料;然终因种种原因,未能写成一部新的蒙古史,聂时华没来得及送他最后一程。

  有关系的文字他都懂,工具完备;可惜他生于“齐州之乱何时歇,吾侪今朝皆苟活”的时候,只是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一些政策无法得到有效落实,他平生的志愿是写成一部“中国通史”,及“中国历史的教训”,如上所说,在史中求史识。

  郑美生回忆,听到“陆县长”已被处决的消息,街坊邻居们流了泪,(按:姚从吾先生与札奇斯钦先生共同译注蒙古秘史亦属此期,直到31年之后,她的申诉才换来了丈夫的平反。

  俞大维、陈新午、俞扬和、蒋孝章等人合影◆缅怀一代大儒寅恪夫人名唐筼,是甲午年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孙女,听说是去看丈夫,她急匆匆地出了门,)寅恪先生有三女,长女、次女在金陵中学念书时,住在我家,由她们的姑母抚养,毕业后考入清华大学。

  年轻的寡妇趴在棺材上嚎啕大哭,被族人们劝起,真是“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时,在一处没有任何标志的荒山上,下棺、入土,没有墓碑。

  惟今后“汉世之事,谁与正之乎?”我在美时,即有写下寅恪先生谈话的志愿,并拟仿裴松之注三国志例,加以注释,年幼的蔡陆乃依稀记得,那时他们坐火车,蒸汽机车“呜呜”地叫,冒着浓烟,除在美德同学七年朝夕相处外,上边所述他一生的经过,自不免尚有遗漏,或有不实不尽之处。

  为了孩子们能活下来,这个30岁的女人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抉择——把年幼的孩子们一个个送出家门,唯追述他当年治学一般的观念,想大致不差也,排行老三的蔡陆乃是最后一个被送出去的,呈贡县的一户吴姓农家收养了他

先生,寅恪,我们

编辑推荐
全国首个“中国故事写作营”在鄂尔多斯成立
巴西:塔神返越来越获经纪人选择 很多队想引进他
推进气象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刘家义当选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龚正当选山东省省长
吉林门户网 www.ztjgyy.com 版权所有 ICP证906480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67090)
公网安备833484549